艰难复健中。

我萌过最冷的cp?穴底特工队的惊梦里面“我”兄弟和“我”……

【仙逆同人】今日之日·三

诈个尸,以证明我还活着。


大概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大冰块王林身边的人信息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奇葩。


比如说司徒南。


他的信息素味道其实不太讨人喜欢,总有人怀疑里头含尼古丁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化学元素。隔壁部门的李慕婉虽然知道他人没什么问题,但她在司徒南旁边呆的时间却从来不敢超过十分钟——没办法,她身子骨弱,每吸一口司徒南的信息素都觉得是在拿刀子凌迟自己的肺,这十分钟工夫右边那个肺就被刮完了。


对,这人的信息素就是烟草味的。


无独有偶,王林身边信息素奇葩的不止司徒南一个,还有拓森呢。


拓森其实和王林很不对付,不对付的具体原因太久远了谁也不清楚。不过和王林...

【鬼吹灯同人】江北泉踪·楔子

【楔子】

唉……重温鬼吹灯,还是没忍住又开了个坑。哨玉肯定,试仿原著风失败,更新不定,完结不定……作者这个人,比较随性一点。

这章大多是废话,且很短。

常言道“七十二行,盗墓为王”。盗墓这业自古以来就屡禁不绝,可谓是“源远流长”。

盗墓一行,分发丘摸金搬山卸岭等流派。发丘摸金是为三国时期曹操所设,极擅风水观星,一眼可定龙脉,技艺高超,讲究也多,是最为神秘的一脉。搬山据悉起自西域大漠之中,掘丘起冢不为财,单为求珠,门人多做道士打扮,故又称搬山道人。而最后一脉卸岭,承袭汉朝赤眉义军,拜西楚霸王项羽为祖师,其门人多为啸聚一方的响马子,待寻得大墓踪迹时,以千百人众力发掘,声势浩大,得宝后墓穴往...

【盗墓同人】雪山里来的客人(11—15)

略微修改了点。

发糕那个梗来自网络段子。

11、目的

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又留下建了这座客栈,纯粹是因为当年机缘巧合。我本身做这件事是不带有目的性的,硬要说目的的话,只是因为这里脱离人世的澄净风景和宁静氛围,能涤净红尘气。而红尘气涤净以后,所有人都是一样的。

但吴邪显然不是我这种情况,他会呆在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,不然简直不合理。因为我看出来吴邪身上有很多东西,他也许是曾经思考过很多事情,也许是曾经看到过很多景象,又或者是背负了什么常人难以承担的责任,已经沉重到压得他直不起腰来,却还在固执地向某个遥远的目标一步一步艰难地挪。

我之所以会这么觉得,是因为吴邪的长相。当然,他的相貌本身无可挑...

【盗墓同人】雪山里来的客人(6—10)

6、禁婆

然而三天后他就气急败坏地来找我,在门外面就喊冯呵呵你个乌鸦嘴,你他妈就缺德吧你,我房间长江黄河沱沱河三条都全了,你这叫欺骗消费者你懂不懂,你信不信我打12315投诉你。

我当时正在房间里,听见冯呵呵这个称呼就不爽,就顶回去说你投啊你投啊你投啊,你看看人12315是会爬雪山过草地来找我还是直接骂你蛇精病。

结果他一脚踹开了门。说实话我挺后悔的,当时在顶回去之前应该加一句你敢进来我就叫你大秃瓢儿。虽然他可能会直接把我弄死。

洗头被人看见不是啥大事,但是在吴邪面前披头散发有损我本来就不多的形象。

所以当时我其实一脸惊恐,不过吴邪应该看不出来,因为我的脸全被头发挡住了。没洗完的发梢...

【盗墓同人】雪山里来的客人(1—5)

最近重温盗墓燃起了我对邪帝的热情,为了满足想和邪帝相处的妄想而诞生了这篇文……

雷点预警:原创角色视角,不苏不嫖安安静静单相思,无剧情日常向段子集。

高中狗更新不能保证,但会尽力。

1、客栈

我是在十年前来到这个地方的。

那时候我才二十四岁,大学刚刚毕了业,突发奇想想去西藏,只准备了两个星期就傻不愣登地走了,没有丝毫心理建设的灵魂瞬间被这澄净的景色美得痛哭流涕。当即我就决定死也要死在这里。我要在雪山的脚下建一座客栈,每天招待完客人就坐在门外发呆,看天看水,看雪看山。

我爸妈把闺女当武则天养,二话不说就给了我资金。说实话,我在接到钱的时候都觉得烫手。都这么大了实在不该用二老的钱来为我...

【仙逆同人】今日之日·二

……流水账。

这破玩意居然还能有二。

怎么说呢,虽然王林整天冷着一张脸,看起来好像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,但实际上他挺好脾气的——只是表面上看不大出来而已。

比如说上次隔壁部门的王卓来找王林那一回。 王卓其实以前和王林有点小矛盾。不过那是他俩还上学时发生的事,算起来都过去多少年了,王林是不介意的,就是王卓单方面地有些尴尬。毕竟他当年是矛盾的挑起者。

所以王卓因为家事来找王林时,他就在门口多站了一会。

王林部门一实习的小姑娘周茹抱着文件蹦蹦跳跳地过来,突然闻见王卓信息素的味道,揉揉鼻子就打了个喷嚏。

没错,王卓的信息素还真是薄荷味的。

王卓看着周茹沉默了一下,然后问她:“小周,...

【仙逆同人】今日之日

abo设定,现代背景,cp……all林……?

日常向,片段,有无后续待定。

警告:严重ooc!

王林是个Omega,这件事本身已经很可怕了,但更可怕的是他周围有一大群一大群的alpha。身为王林这么个存在,如果最终就沦得某个不可言说但也是作为omega最普通不过的结局,那实在是有些可笑。大概老天爷也是这么想的,于是就送了王林一个戮默。

alpha,实力过人,气势迫人,对外具有绝对的威胁性,对内具有绝对的忠诚度,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,戮默和王林是表兄弟。

虽然俗话说一表三千里,但再怎么说二人之间还是有血缘关系的——这点看他们俩十足相似的容貌就知道了,更何况国家绝不会允许omega为繁衍而...

【扯淡结果】别时秋月白·三

【三】

元微之揪着白乐天,一路连跑带轻功地到了静云客栈。在客栈门口停下来,俩人呼哧呼哧地急喘,白乐天背了个东西,不比元微之一身轻快,当下喘得跟拉风箱似的,觉得自己两片肺都要通风了:“微、微之,你、哈、你别这么着急……”

“我、我能不着急吗,这……人命关天啊。”元微之扶着门,虽然也喘,情况却比白乐天好多了。

白乐天艰难地摇了摇头:“来、来不及啦,咱们都吃完饭了,就算现做……那、那位少侠怎么着也得吃一半了,依那个毒性,他的情况……恐怕不太乐观……”

元微之一滞,虽不得不承认白乐天说的是事实,但也喘着粗气辩了她一句:“万一那小子嫌饭菜粗陋不肯吃呢,总之……人有可能还活着,你别说丧气话。”...

【扯淡结果】别时秋月白·二

【二】

我并不会推理……只会一本正经地扯淡。

俩姑娘在小城里溜溜达达,挑了半天,最终由白乐天闻着味儿选了一家犄角旮旯里的小摊子,管人家六十多岁的摊主人要了两碗小馄饨。

老人在一旁现包现起锅,这边儿两人琢磨了半天静云客栈的事,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了。

元微之喝了口粗劣的大叶茶,压低声音道:“乐天,我总觉得静云客栈这事不只是一个黑店想谋财害命那么简单。”

白乐天咬了咬筷子尖,也压低了声音细声细气地回答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微之。既然方圆五十里除了静云客栈再没有其他可以落脚的地方,这小城又是旅人必经之地,那店主人大可以好好做生意赚些安心银子,绝不会亏本赔钱,干嘛又非要干这等吓人买卖呢?”

元...

1 / 2

© 夏无且 | Powered by LOFTER